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北仑人流妇科医院价格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18 13:20:45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北仑人流妇科医院价格,慈溪哪家做无痛人流专业,余姚上环需要多少钱,慈溪人流得要多少钱,奉化哪家医院晚上能做人流,宁波华美妇女医院顺产多少钱,慈溪哪家做无痛人流好

在这个世界上,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已婚老太网恋1年被骗60余万,秦阿姨的老公老王被邻居催债,说秦阿姨和他借了两万块钱,而且陆陆续续老王接到很多朋友的电话,发现老伴秦阿姨在外面借了不少钱。随即,老王找秦阿姨质问,秦阿姨才说了实话,在外面一共借了40多万,全都给了自己在网上认识的一个男人。

老王对老伴秦阿姨一直很好,老伴秦阿姨生活也很节约,平时没事喜欢网络聊天,虽然一把年纪了,却怀有一颗少女心,还给自己取了一个很少女的网名“少女萌心”。

一年前,她在网上认识了一个网友叫“铁汉柔情”,两人一见如故。“铁汉柔情”告诉秦阿姨,自己的真名叫“周成”,今年56岁,在广州开了家贸易公司,做的还不错,通过聊天,秦阿姨发现和这个老周有很多共同语言,对方也告诉她,他什么也不缺,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和自己老婆感情不好,所以一个人在外面打拼很孤独。一个需要激情,一个需要真爱,两人产生了感情。

在一次的聊天中,老周和秦阿姨说认识秦阿姨的女婿樊刚,觉得两人真的很有缘分。为了表示自己的真心,老周主动提出要回家和老婆离婚,秦阿姨很感动,对老周深信不疑。

但是过了一段时间,老周说离婚有点麻烦,老婆知道自己外面有人了,向法院起诉把自己的资产冻结。现在要和老婆打官司,需要一万块律师费,但是钱在公司账户上,拿不出来。秦阿姨立刻回家拿了钱要给老周,当问及如何给老周这笔钱时,老周说,让秦阿姨把钱打给女婿樊刚,老周再让员工和樊刚拿。

为了让老周尽快离婚,秦阿姨在半年的时间里,给老周汇了将近40万,这些钱除了自己多年存的私房钱外,都是秦阿姨和别人借的钱。

没过多久,老周说终于和老婆离了婚,但是想把公司留下来,需要将公司股份折合成钱,还差20多万。秦阿姨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趁老王不在家的时候,将家里存折的20多万也给了老周。

“亲密爱人”竟是自己的女婿

就在秦阿姨在家等老周来接她过幸福生活时,等来的却是债主上门讨债。

老王说,秦阿姨之前是有过“前科”的。之前在网上认识过一个卖床垫的,被骗了5万多,还准备跑到武汉和网友见面,幸好被女儿及时制止了。老王知道这件事后,立刻打电话给女儿慧慧。

秦阿姨被女儿说的有点害怕,赶紧给女儿看了“铁汉柔情”的帐号,慧慧赶紧带着秦阿姨去报警,警方查询后发现,此人的登陆IP一直在扬州,肯定是个骗子。这时秦阿姨再联系老周时,老周已经态度冷淡了。

女儿慧慧看到这个帐号以后,突然觉得有点熟悉,听到妈妈说老周认识樊刚后,慧慧有点害怕了,她觉得这件事情的内鬼有可能就是自己的老公樊刚。慧慧立刻赶回家,打开电脑后发现樊刚平时登陆的帐号就是骗她妈妈的那个帐号,慧慧找到樊刚质问,樊纲却不承认,但慧慧已经可以肯定是樊刚骗了妈妈。

事发两天后,逃往外地朋友家的樊刚被警方抓捕。樊刚对此事供认不讳,他说自己是先感情投资,骗取丈母娘的信任,接着一次一次以各种借口骗取丈母娘的钱,短短9个月的时间骗取了60多万。目前樊刚已经被检察院以诈骗罪提起公诉,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诈骗罪的典型案例

亿万富豪蒙冤七年终判无罪 索2200万元国家赔偿[7]

身家过亿元的54岁港商罗建新曾任原东莞政协委员,此前因“涉嫌合同诈骗”被带入看守所,两个月后,在亲属缴纳2000余万元后他被取保候审。今年1月,广东高院终审判其无罪,昨天记者获悉,罗建新已向有关机关提出国家赔偿申请,赔偿义务机关是广州市检察院,共计索赔2200余万。

过关回港办事时突然被捕

2001年4月,中国电子进出口华南公司(下称华南公司)以及广州机械设备进出口公司(以下简称机械公司)向广东省公安厅报案;2002年1月,又向广州市公安局报案,称在与中昌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中昌公司)的贸易往来中,分别被中昌公司开出158张空头支票诈骗。

2003年3月,广州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对罗建新进行边控。2003年4月7日,身家过亿元的中昌公司董事长罗建新像往常一样从深圳皇岗口岸过关准备回香港办事时,警方突然出示逮捕证将其带走,理由是他涉嫌合同诈骗2000多万元。

随后他被带入看守所并在里面呆了57天,在女儿向警方缴纳了2120万元之后,罗建新才被取保候审。“看守所对2000万元的存根上写了‘以上为罗建新退赃款’。”罗建新回忆说。

被控拖欠货款涉合同诈骗

2007年8月,广州市检察院提起公诉,指控罗建新涉嫌合同诈骗罪。

检察机关认为,中昌公司以及罗建新在与华南公司、机械公司贸易的过程中,通过部分履行合同的方式,骗取了两公司的财物,尔后,又以变更公司名称、申请破产等方式,销毁账册,隐瞒货物去向,逃避返还货款,涉嫌合同诈骗。

广州市中院经审理查明:罗建新出生于东莞,是香港居民,原系中昌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中昌公司)董事长。

从1992年起,中昌公司分别同华南公司以及机械公司做生意,两公司向中昌公司提供灯泡、吊扇、电熨斗、电风扇和电池等货物,中昌公司向两公司支付货款。后来,因中昌公司货物积压、没有资金周转,导致中昌公司拖欠上述两公司合计2000多万元货款。其后,华南公司和机械公司分别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香港高等法院提起诉讼,两地法院均作出判决,中昌公司应给付拖欠的款项。华南公司和机械公司又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但法院在执行过程中发现,中昌公司没有财产可供执行,故对该案中止执行。

在法院中止执行之后,1999年,已经更名为田健公司的原中昌公司申请破产,并在相关文件上将华南公司和机械公司列为债权人。2001年,田健公司正式破产。

2008年9月8日,广州中院一审认为,罗建新被指控犯合同诈骗罪证据不足,指控的罪名不能成立,判决罗建新无罪。2008年9月19日,广州市检察院提请抗诉,认为中昌公司及罗建新明知无履行合同的能力,通过部分履行合同的方式,实施了骗取被害单位财物的行为。没有履行支付货款的诚意,逃避返还货款,具有非法占有涉案款项的故意。

属正常贸易风险终判无罪

今年1月25日上午,罗建新收到广东省高院作出的刑事裁定书。“经查,由于受海湾战争影响以及产品质量、中东客户拖欠货款等客观原因,导致中昌公司在双方贸易后期不能支付货款。多年从事贸易的履约情况来看,中昌对华南和机械公司实际履行了绝大部分义务。其中,中昌公司与广东省机械设备进出口集团公司于1986年到1992年累计贸易金额约6亿元,中昌从未发生少付、迟付、拒付货款等情况。后期出现不能支付货款的情况,属于正常的贸易风险,且货款纠纷已经进入相关民事判决和仲裁的执行阶段。”

广东高院还认为,田健公司(即中昌公司)申请破产,罗建新曾口头通知华南公司和机械公司,不能认定中昌公司及罗建新以破产方式达到逃避返还资金,销毁账册记录,隐瞒货物去向的目的。

最后,广东高院认定罗建新犯合同诈骗罪不能成立。

此外,广东高院认为,罗建新亲属向公安机关缴纳的人民币2120万元,是罗建新亲属筹措的款项,没有证据证实该款是中昌公司、田健公司的款项或该款与中昌公司、田健公司有关,不予没收或用以抵债是合理的。

索赔

保证金利息就要940多万

记者昨天获悉,罗先生已向提出国家赔偿。赔偿义务机关是广州市检察院,在申请书上他一共提出4项请求:

1.从2003年4月7日被逮捕,到6月2日被取保候审,被错误羁押了57天,请求支付这期间的赔偿金,每天约125元,共计7149.51元。

2.羁押期间女儿向公安机关缴纳2120万“保证金”,这笔钱是违法扣押,请求赔偿利息损失940多万。

3.今年1月25日,广州市公安局预审监管支队发还了1070万元,造成财产损失1050万元。

4.自己长期严重失眠,需要依靠药物和心理治疗维系健康,提出精神损害200万元。

当事人

“这辈子没有这么屈辱过”

罗建新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近8年的时间内,我一直戴着‘诈骗犯’的帽子,带来的影响很大,不仅银行不敢给我贷款,生意也找不到人合作,甚至以前签过合同,对方都纷纷毁约,所有进行中的项目都要中止,害得自己不仅要靠低价卖地补缴税款,还以地抵债渡过企业难关。而在看守所里度过的59天,他甚至还要去作为”新人“负责洗厕所,用牙刷刷马桶,早晚各一次,要知道我已经50多岁了,我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屈辱过!”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北仑做无痛人流术需多少钱